新聞中心
企業新聞
首頁 > 新聞中心 > 企業新聞

轉自------經濟觀察網

2020-02-14 16:58:01 來源:經濟觀察網 記者 劉可

就算是已經到了全省封閉的湖北,宋翔雷自己也越來越覺得,湖北還是那個湖北,新聞里看到的全面封嚴的湖北更像是只呈現在新聞里。

 

經濟觀察網 記者 劉可 連日奔襲一千公里后,宋翔雷終于到了湖北武漢。

開貨車十幾年了,來武漢這么多次,但這還是宋翔雷第一次能將車開上武漢三環內。車窗外劃過的風景依舊是熟悉的林立高樓與城市街景,但太靜了,因為帶著口罩而略顯沉重的呼吸聲在無邊的寂靜中被放大,宋翔雷似乎能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。

在貨車的后備箱整齊地碼放著一箱箱腸道微生態調節劑金雙歧。這些藥品由萬澤股份捐贈,在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(試行第五版)》中,腸道微生態調節劑被列入新型肺炎治療措施之一。

向武漢開去

從北京開往內蒙古的路上,宋翔雷就接到了公司的電話。經理在電話那頭告訴他,從內蒙古裝上的貨是要發往武漢的。宋翔雷開貨車十幾年,常常南下,從北京到上海,到湖南,到廣州都開過,公司這次派他去武漢,宋翔雷沒覺得特別意外。

從內蒙古直接開車去武漢一般需要30個小時,但因為武漢當地接貨商周日不上班沒人收貨,所以周四下午從內蒙古雙奇藥業裝上藥品后,宋翔雷還是先回了一趟北京。

在出發前,宋翔雷給父母和女朋友都打了電話,通話時間很短,家人都沒有多說什么,只是囑咐他要注意安全,注意防護,記得戴口罩。宋翔雷也沒把這一趟去武漢當成是多么艱難的任務,也無需做太多的心理建設。對宋翔雷來說,這還是一個活兒,一個總要有人去做的活兒。

直到從北京臨到出發之前,宋翔雷才有了些“去武漢”的實感。這次出發,宋翔雷手頭上多了兩樣東西,一個是內蒙古交通廳發的特別通行證,這個證能讓宋翔雷一路上暢通無阻并且免交高速費;還有一樣就是公司只給去往武漢的司機發的N95口罩,雖然只有三個。

從北京到河北,再到河南,直到開到湖北地界,宋翔雷明顯感覺到高速上車少了很多,尤其是私家車基本上都不太看得到了。“基本上都是貨車,路上的車相比來說平常有十輛,現在就兩輛,特別少。”宋翔雷說。

公司就給發了三個口罩,只有下高速到服務區打熱水吃飯或者是到了加油站,宋翔雷才會把口罩給帶上。不少小的服務區都關了,就算是開著的服務區一進去也是基本上看不到人。

宋翔雷見到的每個人都帶著口罩,真遇上了,大家也沒什么交談的欲望。宋翔雷覺得大家都有點避著人走的意思,不愿意開口說話,也不愿意和陌生人靠得太近。宋翔雷也是加完油就趕緊離開,以前宋翔雷覺得坐在車上開車腰酸腿疼,想要踏到平地上舒展放松,現在卻又覺得貨車上那點小地方才是安全,最起碼在車里不用戴口罩。

離湖北越近,宋翔雷越是能在高速上看到掛著“馳援武漢”橫幅的大貨車。本來宋翔雷的貨車上也準備掛一個橫幅,但又因為沒有準備掛鉤而作罷。

一路上,每到一個高速口,都能遇到臨檢的交警。測體溫,看證件,登記身份信息,宋翔雷對這一套現在熟得很。交警看到宋翔雷拿著的特別通行證,也不會對他有太特別的注意。就算是已經到了全省封閉的湖北,宋翔雷自己也越來越覺得,湖北還是那個湖北,新聞里看到的全面封嚴的湖北更像是只呈現在新聞里。

直到2月10日周一,宋翔雷開過孝感市的大悟、孝感縣,終于來到進入武漢的高速口。

還是那個武漢

一路上只要是在車里,宋翔雷就沒戴過口罩,戴口罩悶得慌,他也覺得好像沒什么必要。但一等到進入武漢,宋翔雷就把口罩戴上了。他也說不上為什么,心里是有點緊張但也沒覺得有多害怕,但戴上口罩似乎是進入武漢的一種儀式。武漢能讓人感覺到這種儀式的必要性。

車平緩地行駛在武漢的街道上,每經過一個大的路口,就有交警讓宋翔雷停車檢查。但這次沒有交警對宋翔雷將貨車開進武漢三環內有什么表示,這在之前是絕不允許的事情。

緊張感只持續了不長時間,宋翔雷又沒法把眼前的武漢跟新聞中的武漢結合到一起了。武漢還是那個武漢,一切都還是熟悉的模樣,就是街上人少了好多,只讓人覺得像是一座城市還沒有睡醒。

宋翔雷將藥品送到了收貨方國藥控股處,這些金雙歧片將會經由國藥控股配送到相應的醫院中。

國藥控股來交接的工作人員也只是戴著口罩穿著工作服,跟宋翔雷在武漢之外看到的人們沒什么兩樣。交接的過程中很沉默,雙方都沒有過多的交流,簽單收貨,跟宋翔雷之前的每一次送貨流程也別無二致。

交完了貨,宋翔雷沒有停留,直到開出了湖北,才把車停到服務區在車上休息,從進入武漢到離開武漢的總時長沒有超過一天。宋翔雷每天都跟女朋友通個簡短的電話,聊聊家常報個平安??粗鼓辉僖淮谓蹬R, 宋翔雷只覺得是人生中的普通一天又過去了。

在返回北京的路上,在河南駐馬店市的服務區中, 宋翔雷接受了記者的采訪。就在不久之前,他接到了公司打來的電話跟他說,回北京之后還需要他再來一趟武漢。

整個春節宋翔雷都沒怎么休息,一個月30天,他能有26、27天都在車上。對于要再來一趟武漢,宋翔雷也沒有太多的情緒。“我回到北京也不能回家,本來公司安排我是住到酒店自我隔離,現在公司派了活就來唄,車就是移動的家。” 宋翔雷說。

2月12日晚上,剛在當日凌晨回到北京的宋翔雷又上路了,這一次他的目的地仍舊是武漢。如果萬一在路上出現發熱癥狀怎么辦?宋翔雷只簡單的在微信上回復了一句:自我保護,及時匯報。

 

偷拍视频 小电影